[孕期] 23w 孕中後期出血,台大醫院住院安胎 – 給想在診所產檢、醫院生產的媽媽一些建議

經過有點緊張焦慮的一日夜,終於放鬆一點了,總算能夠稍微平靜地把這兩天的事情寫下來。因為前面的文章都還沒寫完,我稍微前情提要一下。四月底在祈新婦產科植入胚胎後,很順利的懷上了寶寶。

當時是沈思佑醫師接手我的 case,祈新的媽媽大概會在 11-12 週左右畢業,後續的產檢就會由其他院所接手。與沈醫師討論的結果,告訴他我想要在離家裡比較近車程約 10 分鐘的禾馨民權產檢、但最後還是想回到台大生產,生產隱含的風險,讓我還是傾向在新生兒科跟產科都很強的醫院生產比較安心。且也希望未來也都是跟他一樣溫柔的女醫師接手,沈醫師便推薦我禾馨的薛雅蓮醫師產檢,大約 28 週再到台大找林芯伃醫師接手後續的產檢與接生事宜。

幾次在禾馨的產檢都順利過關,從孕初期的高風險妊娠篩檢、基因檢測、一般產檢、高層次超音波等等,看起來都一切很好。原先也安排這個中秋連假後的週末要回南投跟家人小聚。

時間來到了 23w 週四早上九點起床還跟另一半笑鬧擦完早晨肚皮保養油,才說會來不及上班,「我載你去啊~」他笑著說。隨後梳洗準備上班的時候,赫然發現衛生棉上有一點血跡(因為一直被踢膀胱,我怕漏尿就會墊著),越擦還越多!心想有些不對勁,趕快把褲子穿上打電話給助理趕緊把早上的工作都給取消。

迅速打給平常產檢的禾馨民權,跟他說了出血的狀況,櫃檯說今天沒有我平常看的薛醫師,只有蘇醫師跟另一位林醫師,並且要現場掛號現場等,我一時半刻也沒問清楚是否有急診?想想好像是有點點緊急的狀況,但我當時的判斷,這血量絕對不會是大出血等級,因為衛生棉都還接得住,但腦袋也迅速飛過「要是是落紅,要是是早產怎麼辦?」就決定先叫 Uber 到禾馨民權再說。

正掛完電話,一股經血的熱感流到衛生棉上,是已經睽違好幾個月的熱經血感,到廁所確定一下,半片棉片都已經是鮮血了,看到之後真的好害怕,馬上噴哭出來。這時我們當下決定,還是到台大好了!而且在 Uber 上,我還感覺到血一直跑出來,濕潤的感覺跟月經第二天量大的時候太相似了。在車上腦袋一片慌亂的時候,我根本顧不得任何事情,好在另一半穩下來安撫我的情緒。

在 Uber 上趕緊傳訊息問在台大小兒外科當主治醫師的高中好姐妹小妹,與先生同在台大當主治的花兒,產科急診在哪邊?一邊啜泣一邊驚嚇中一邊等待他們的回覆,畢竟 Noah 才 24 週不到,上次 21 週高層次產檢,剛剛超過 500g 啊!這時候要出來真的太小太小了。(這個週數的寶寶存活率只有 5-8成,而且併發症也會非常多,至少要撐過 24 週才會顯著提高。)而且前面一直到快到醫院前,都感覺不到他平日頻繁的動作,直到快到醫院時,才終於感覺到他,稍稍鬆了一口氣。

等到訊息,兩位都說 20 週後就可以直接去兒醫九樓,問了兒醫門口完全找不到地方掛號,門口的警衛跟我們說急診要到徐州路去。無頭蒼蠅般的叫了計程車要往徐州路,上車後不久就接到小妹電話告訴我說是到兒醫九樓。他今早正好沒刀也沒門診而且正在她的辦公室裡面整理資料,會在兒醫門口接我上樓。

他帶著我們一起上九樓產科,也先幫我們聯絡好產科當日的值班照會醫師,護理師原本說「你沒在本院看過產科,我們不能收耶!」不過疫情期間似乎是主治醫師願意收就可以,要不是有小妹居中協調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 (後續了解應該流程就會變成,先到禾馨去評估是否轉診,或是由台大急診那邊轉產科。但人在著急的時候,真的顧不了那麼多,有什麼人可以求助就會像拉浮木一樣。真的非常非常感謝我的浮木們!)

給想在診所產檢、醫院生產的媽媽一些建議:如果要像我一樣在禾馨產檢在醫院生的話,務必在 20 週之後,就至少要看過一次預計要接生的醫院醫師,讓自己是有主治的狀態,緊急事件發生時,第一時間就有人能夠求助。

剛好林芯伃醫師就在附近,也過來看了寶寶的狀況,好險寶寶一切安好還非常活潑好動,但就是不知道哪裡在出血,一開始有懷疑是子宮頸息肉,但無論是內診或是陰超都非常乾淨沒有息肉的樣子,也沒看到出血點。也許是子宮頸內口打開時有碰到周邊的小血管,才會看起來出血量比較大,但很確定沒有前置胎盤的問題。

子宮頸內口有一點打開,且子宮頸長度從上一次產檢的 3.5cm 縮到 2.7cm,是比較擔心的情況,若是一直縮下去,會擔心早產,於是就先收住院觀察。以防萬一,也打了間隔 24 小時兩針促進寶寶肺泡成熟的針劑,以免真的開始宮縮早產。一直跟他信心喊話,請他把門關好,可以讓他住到退房時間,不用 early check out 沒有關係。

因為入院還要 PCR 的關係,所以被安排在單人病房篩檢,等檢查結果出來才會換房間。也因為下午還有宮縮就被囑咐只能臥床,且開始四小時吃一次安胎藥,所以還嘗試了在床上尿尿的經驗,喔,真是很神奇的感覺!還跟另一半聊到說,要是沒有交往很久、結婚很久的夫妻,會不會覺得很尷尬?不過在他面前倒是早就沒有任何恥度了,覺得沒什麼關係。

晚上九點過後,護理師來說幾乎沒有宮縮了,如果情況還好的話,可以下床上廁所、洗個澡再換到健保房。於是之後我就像個自由身了,肚子盡量不用力的請另一半幫忙我起身躺下,但至少可以起來上廁所,簡直感天動地!

傍晚小妹開完會來陪我,讓另一半回家收拾入院東西,畢竟實在太突然,什麼都沒帶。住院醫師說這真的很不一定,有可能只住一兩晚就回家,也有可能要一直住下去安胎也不一定,要我們趁早填好請看護的表格。

總之折騰到晚上十點左右,換好了僅剩的健保房,度過睡得不太安穩的一夜,也可能是安胎藥的關係,讓我有些頭痛、心悸。早上五點多醒來肚子好餓,直等到七點多另一半起來才要他去買麥當勞。早上林醫師門診前有過來一趟,說昨晚到現在吃了安胎藥後,宮縮看起來都滿穩定、也沒再出血,下午等他早上門診忙完,再幫我確認一次超音波,如果子宮頸長度也還行的話,就可以回家了!

聽了簡直歡天喜地,趁早上另一半回家餵貓兼收手機包裹的時候好好戴著眼罩睡了安穩的一覺。下午照超音波的時候,寶寶的腳趾頭直接給我塞在子宮頸內開口,還在那邊踢踢踢!有這樣腳癢的嗎?(舅舅說腳很癢的話,以後帶他去滑雪!)子宮頸長度一直在動態的變化,被寶寶踢的時候大概會縮到 2.3cm,但他腳離開又會回到 2.7cm 左右,林醫師說還不是令人太放心的情況,內口形狀也從昨日微微打開變成漏斗形狀了,所以預約一週之後回診。如果子宮頸長度持續在縮短,也許要考慮子宮頸環紮術,回家就多休息,下週再觀察看看。帶了四小時一次的口服安胎藥,與一天一次不陌生的快孕隆塞劑回家。

好啦,最後總算是回到家了。另外之前有保的保險,三商美邦與國泰人壽都說這種非重大診斷的安胎住院不在理賠範圍內,最後住一晚大約是 3000 多元,偉哉健保。

謝謝各路朋友、公司同仁的幫忙、也謝謝寶寶的外婆保佑。拜託寶寶住好住滿,等足月再出來,好嗎?原本腳勤的媽媽還想要在十月底上北投山上來個 babymoon 的,這下怕到要改訂台北市中心的飯店躺著度假了。

人造人七號
好孕特快車
(一)令人耽溺的兩人生活,生小孩前先把分段環球夢想完成 2015 – 2018

孕期大小事
23w 孕中後期出血,台大醫院住院安胎 – 給想在診所產檢、醫院生產的媽媽一些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