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 搭著新年特急列車來的你

原先和台大林芯伃醫師約好了 1/3 早上八點鐘要入院催生,催生日是剛滿 38 週。跨年的這天,先預約好了早上時段的 PCR 檢測,放假前最後一日的檢測時段,第三檢查站(以前舊八講爬欄杆的秘密通道附近)人滿為患,等了好一陣子才篩檢完。 

搭了公車回到南港,這幾天特別想吃 momo 的壽喜燒,在 CITYLINK 滿足地吃完午餐後,繼續留在 CITYLINK 看了「駭客任務:復活」。在看的時候就覺得有些奇怪,雖然一整天都在外走路,胎動本來就不會很明顯,但我們看電影時,特地選擇躺床式的座位,竟然連這麼大聲,寶寶動得都不如平常多。 

看完電影吃了繼光香香雞、再吃了一顆泡芙,寶寶也該醒來了吧?但還是只有微微的蠕動感,不像平常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他在裡面轉身、踢踢。開始有些緊張,回到家後先決定去洗洗澡。平常就算是感覺到他一整天不太愛動,洗完澡躺在床上,無論是聽音樂、打電動或只是單純上網,寶寶也一定會很瘋狂的動。 

但是一直沒有。 

晚上十點左右跟我另一半說,我覺得還是去一趟醫院才會比較安心,就算被退貨就退貨,也沒關係。

到了台大九樓產房的檢查室接上胎心音後,聽到他穩定的心跳聲,我心裡總算放鬆了一些。突然,寶寶每分鐘 160 下的心跳聲瞬間變得好慢!大概只剩下每分鐘 60 – 80 下,馬上兩三位護理師衝上來,也有住院醫師過來跟我說有聯絡林醫師。胎心音掉,表示寶寶有狀況!

那夜實在是太冷太冷,冷到我整個人換病服後一直發抖,手沒有血色,整條手臂連到手背完全找不到血管,最後只能將點滴上在右手手肘的地方。林醫師說先收住院再觀察一下,如果再一次就得要開急刀把寶寶先抱出來。


人超多的篩檢站與只能上在手肘處的靜脈輸液

在檢查室裡,我們一起聽到了外面的煙火聲,啊!過十二點了,是元旦寶寶了。

從檢查室換到同層樓的產科病房後,我被搬動到新床位,才隔沒一分鐘,胎心音又再掉,住院醫師跑過來用力的搖晃我肚子一下才終於恢復,這時我一動都不敢動。醫師確定我九點有再吃點東西,就先安排好禁食六小時後的半夜三點要進去剖腹產。如果寶寶狀況變差,提前也是有可能的。原本還不那麼擔心的心情,瞬間為寶寶緊張了起來。 

再觀察一陣子,住院醫師來說,他們盯了胎心音好一下,發現心跳變異性不足,表示寶寶交感副交感神經的拮抗不太好,應該是在裡頭有些壓力,早點抱出來是最好的,依舊安排三點手術,要我們再休息一下。在這中間,另一半幫我辦住院手續、護理師也來幫我剃毛做準備,交代我不能再吃喝任何東西,中間也有麻醉科醫師來解釋各種疼痛控制的手段,我選擇最有效的硬膜外自動給藥的裝置。

三點準時進入手術室,護理師交代先生把九樓病房內東西收一收,產後會換到十一樓的產後病房,中間他就在手術室外等待。

進入手術室後第一個感覺就是「好冷」,護理師幫我吹了暖風後有比較好一點,但整個人還是直發抖。接著麻醉科醫師來幫我打術後止痛管線以及下半身麻醉的藥。 

不得不說,這應該是我目前做過最痛苦的醫療處置,在整個人彎成跟蝦子一樣的姿勢後,護理師一人按著我的背、一人撫摸我的背一邊安慰。肚子有點大的關係,蜷曲姿勢不那麼容易做。消毒以後,麻醫在脊椎上摸摸找好位子後入針。剛開始只是有些痛,後來感覺到有針滑過關節處的觸感,接著便是右邊沿著肋骨下緣放射狀的麻電感出現。我跟醫師說,現在只有右邊有電到的感覺,醫師再調整了一下位子,嗯!左邊也一起麻了。過程非常不舒服,我不時發出痛苦的呻吟,無法忍耐不出聲,護理師一直輕撫我的背輕聲安慰,放鬆效果真的很大,很謝謝當日的刀房護理師們。在此也要特別特別感謝當日值班的麻醉科住院醫師,他放的管線真的非常的好!術後自動給藥裝置,真的讓我前兩三天一點痛都沒有,剖腹當天晚上就能夠下床走路了。

翻正之後,漸漸地就感覺到下半身麻木了,醫師過來做了一些測試,確認都不會痛之後,就開始手術準備、消毒鋪單等等,聽到了林醫師進來的聲音,感覺很安心。 

此時此刻我只掛心在寶寶身上,剛剛我又是被搬動、又是側躺的,不知道寶寶有沒有影響?心緒非常混亂不安,想到在門外等待的另一半,心繫的兩人都在裡面應該更加不安吧!

雖然完全感覺不到痛,但是肌肉被撐開、拉扯的感覺都還是在,感覺過了約十多分鐘,就聽到林醫師跟我說「寶寶抱出來了,雖然沒有臍帶繞頸,可是有繞到腿兩圈,而且寶寶有吸到胎便,我們會請新生兒科來幫忙。」

原本我想像了好多種見到寶寶的場景,想像過他趴在我身上的樣子,想像過我沒戴眼鏡怎麼看清楚寶寶的第一眼?想像過我們兩人在寶寶出來的時候會感動到哭成什麼樣子?而這些浪漫的想像,在真正碰上生死交關的大事時,一滴眼淚都掉不下來。

我默默在心中數著秒數,一分鐘過去了,還沒哭。繼續數秒數,什麼?已經兩分鐘了嗎?不曉得又隔了多久,體感的時間有超過兩分鐘,終於聽到微弱的哭聲。(緊張的時候秒數數起來也不見得準。) 

這體感兩分鐘的寂靜感覺超過一世紀那麼久,也是我經歷過最害怕又無能為力的兩分鐘。 

微弱的哭聲終於轉為宏亮又長的大哭,這時我總算放下心來,問了林醫師,寶寶還好嗎?「他現在看起來 ok 喔,你先不要擔心」醫師輕聲溫柔又堅定地安慰著我,讓我放心了些。

新生兒科的醫師也在寶寶哭了以後到了,隨後就把寶寶接走,還沒能看上他一面,一直替他默默祈禱。此時醫師也正在縫合我肚子上的傷口,聽著護理師們數著紗布,我才緩緩將情緒平復下來。 

手術完成後,醫師說寶寶的出生時間是 3 點 39 分,出手術房的時間大概是四點左右,我需要在恢復室裡待上一小時觀察。 

出了手術室後,整個人又因為麻藥的關係,不自主的顫抖,上了烤燈之後舒服一些。下半身麻痺的感覺十分微妙,摸到大腿時像是摸一塊不認識的肉。接著上胸處就是狂暴炸裂的癢!我只能東抓西抓等到回到病房再請醫師開抗組織胺吃完才舒服許多。 

另一半此時被請到新生兒加護病房去說明寶寶的狀況,五點多他下來恢復室接我,興奮的跟我說「寶寶超級可愛!而且我看到他的時候,哭得超級大聲,動起來也很有活力,你不要擔心。小小一隻在那邊蠕動,真的好神奇喔!」然後秀了寶寶的照片給我看,聽到孩子的爸爸安心的語氣,我也跟著安下心來。


只有爸爸看到第一眼的寶寶

台大產後病房位於兒醫十一樓,這裏大概是全醫院裡最歡樂的病房了,在嬰兒室裡的寶寶都是健康寶寶們。台大新生兒只會在三個病房,一是最嚴重的加護病房、二是中重度病房,再來就是嬰兒室,新生兒各種狀況都比較危險一些,需要大量的照顧,所以沒有設置「一般病房」。

在加護病房與中重度病房內的寶寶,因應現在疫情的關係,一天只能探視一次 11:00 – 12:00,所以母嬰同室對我來說在住院期間,是不可能的了。而中重度病房,若是寶寶可以親餵喝奶,媽媽個人可以一天數次到中重度病房內親餵寶寶,每間病室都有一個靠窗的位子能夠親餵。

凌晨三點多生產完,都還沒見到寶寶一面,思念得很。好好睡了一覺之後,八點半多醒來發現這自動式的硬膜外給藥機,讓我剖腹產傷口完全不會痛!九點左右我就跟另一半努力嘗試擠初乳,成效有 1.2 c.c.!擠奶時間過得特別快,盼阿盼地終於在十一點鐘我們來到加護病房內看寶寶。


產後六小時,兩人通力合作收集起來珍貴的初乳

寶寶是 37+5 出生的,雖然小隻了點才剛過 2400g,但呼吸、體溫調節也都長好了,呼吸因為出生窘迫的關係,所以先給點氧氣幫忙,醫師說順利的話,下午也許就能換成鼻導管。一去就發現寶寶頭頂的頭髮被剃掉,因為要監測腦波的關係,頓時變成一個地中海禿的小老頭,真的非常好笑又可愛。 果然無論男女老幼,髮型都是很重要的!!!


我見到寶寶的第一面,戴著豬鼻子也是很可愛

看到寶寶後,雖然很心疼,但相信他會很快恢復,我能做的就是努力催乳,給他帶便當了。下一關開始了我們兩夫妻合作無間的初乳之路。 

2022 新年特急元旦列車,載來了我們家的 Noah 寶寶,中英文名字我們在幾個月前在肚子裡就已經想好。秀氣雅緻、有我們生長地稻田意象也有我們最愛的海洋意象、筆畫少又相對對稱的字,多虧了另一半源源不絕的點子,才讓我們想到這麼美的名字,裡頭也帶著我們夫妻倆無限給寶寶的祝福,希望他平安、健康地長大。也覺得上天待我不薄,也慶幸自己時常都是靠著直覺做決定的人,很感謝當晚那個「擁有做為母親的直覺」的自己,當機立斷的到醫院。

寶寶恢復小記:

1/1 下午拿掉豬鼻子,改成鼻導管

1/2 氧氣供應全部拿掉,只留靜脈輸液管路,並嘗試喝奶,護理師教我們拍嗝,下午轉中重度病房。

1/3 持續監測血糖,還沒能試親餵,但他每三小時已經可以喝 36ml 的奶了

1/4 早上第一次嘗試親餵失敗作收,不氣餒下午遇到資深護理師姐姐幫忙,右邊試成功了,吸上去十分鐘!

1/5 試了親餵三次,到了晚上九點半的那一次,連左邊也成功了,淚目!醫師說,寶寶恢復狀況很好,隔天可以隨我一起出院。

吃飽飽以後滿足的臉

1/6 出院前幫寶寶換上我們帶去的衣服,這是媽媽唯一替他買的衣服,可愛的小斗篷,可以穿到 100 公分高!其餘的都是朋友家與表妹家哥哥們的恩典牌。

從醫院出發到月子中心,汽座哭哭初體驗

人造人七號
好孕特快車
(一)令人耽溺的兩人生活,生小孩前先把分段環球夢想完成 2015 – 2018
(二)祈新婦產科 – 試管嬰兒中心 從排卵藥到排卵針 2018

孕期大小事
23w 孕中後期出血,台大醫院住院安胎 – 給想在診所產檢、醫院生產的媽媽一些建議

Baby Noah
搭著新年特急列車來的你 – 台大剖腹產生產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