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 豐濱 港口部落 部落散步與DIY輪傘草杯墊 & 伊娜飛魚 飛魚握飯

在舒米阿姨身上,我看見「有願就有力」的實現。從許下心願要復育港口部落的海稻米起,越來越多人投入關心這項復育工作。從「海稻米的願望」紀錄片,到「太陽的孩子」電影與海稻米認養,之後還有「Kamaro’an 住下來吧」與輪傘草的編織計畫。

輪傘草小旅行從港口部落散步開始,由歸鄉的老師Arik帶領,從天主堂途經八角集會亭,最終在海祭場結束。之後返回升火工作室後方,由舒米如妮阿姨教導大家利用輪傘草編織自己的小杯墊。


活動的這一天,我們12點不到就好整以暇的到集合地點-瀰漫咖啡喝杯咖啡吹涼風,等待下午一點鐘的活動開始。集合完畢後,大家就開著車前往天主堂後的籃球場停車。港口部落的豐年祭便在我們停車的籃球場舉行,一旁的天主堂前有著藝術家Sapod Kacaw 所做的巨大裝置藝術「ngasaw 五大氏族」。以不同色棉線球比喻在港口部落生活的五大氏族:Cilangasan奇拉雅山氏族、Pacidal太陽氏族、Monali’茅草氏族、Sadipongan鳥巢氏族與Cikatopay橄欖氏族。但仔細算算,線球共有六種顏色,至於為什麼呢?就要問問藝術家本人了。


在天主堂的周邊也有許多正在進行中的藝術創作,好比天主堂左翼的圍牆上,有部落Ina 們正在畫的一面植物牆;天主堂的外側也有好美的灰藍色底的貝殼牆。


天主堂對面的公車站也有一些可愛的小裝置藝術。隨後我們往活動中心前的八角亭走去,亭柱上的木雕,雕刻著港口部落阿美族人的男性八大階級,雖然階級分類在現代社會中不再是構成族群生活的主要關鍵,卻也是非常值得學習與保留的傳統文化。現今幾乎只有在豐年祭的時節才會以階級來劃分每位男性在祭典中所扮演的角色與工作分配。


下午一點多的時間,太陽正艷。從活動中心旁的小路往下,左手邊便是我們落腳的住所,民宿莎娃綠岸。這條小路稍有坡度,轉個彎,大海馬上開展在眼前。眼睛利的人馬上就可以發現這裏是「太陽的孩子」抗爭戲的取景點。在原民台新戲「巴克力藍的夏天」同樣也是在這個路段上取景。


Arik 老師帶著我們往海邊走,邊跟我們解說港口部落關於豐年祭、傳統文化等等。


在海岸邊的小路右轉,往海祭台的方向走去。


每年五月,港口部落海祭就在此海祭場舉行。利用mipa’pa’拍打的方式將魚趕入外圍的魚網內,敬海神與傳承部落文化。海祭很特別的是專屬於男人的祭典,祭祀期間海邊的小路會有管制,女性不得進入。

結束約一個小時的部落散步導覽以後,我們回到天主堂旁邊的小店買飲料歇歇腿,之後回到升火工作室,準備今日的輪傘草杯墊DIY 活動。


停好車以後,舒米如妮阿姨出來帶我們到升火工作室後方的小空地,屋旁有正在太陽曝曬乾的輪傘草,這個草已經經過處理,只取出草外皮的纖維去除掉中間比較多的澱粉質部位。


屋後空地上種著許多輪傘草,因為太熱也採得差不多,所以阿姨就沒有帶我們下田去看草。


輪傘草適合長在比較低窪的田地裡,在復耕稻米時輪傘草會種在最底下的一畦田裡,插下去就會活,是很有草根性的草,高一點的會長到兩公尺以上。傳統裡,會以輪傘草編織為草蓆。部落裡家家戶戶沒什麼冷氣,待到夏天正熱時,大家便會拿張草蓆直接露天而睡,傳統的草蓆是以整根草下去作編織,但現在對於草蓆的需求量並沒有那麼高,所以找尋輪傘草不同出路。

Kamaro’an 這個品牌現在與許多的部落藝術家合作,我們參與的這個小計劃便是與舒米如妮阿姨合作的輪傘草系列,當天與我們一起的設計師雲帆與立祥便是這個小旅行計劃的幕後推手。


我們各自兩兩一組選好了座位,開始今天的輪傘草杯墊製作。從選草、編排、紙繩固定到最後的打結、修剪,不繁瑣卻是要強大眼力與細心的工作,做到一半,肚子好餓啊~


先吃個舒米阿姨的飛魚握飯再說。香Q軟糯的糯米飯裡拌著細碎鹹鮮的飛魚乾,上頭灑著大量香鬆與炸得乾酥的芋頭絲,非常美味。要不是隔天在小阿姨的尬金包小廚房吃得太飽,還真想包個在北上的車子上慢慢吃。


完成!我的輪傘草杯墊,莫名的變成斜斜的杯墊。我喜歡選不一樣顏色的草,從黃到綠各種色階,隨機的方式編排,別有一種風味。


下午五點左右,整個活動結束,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


離開前,碰到一隻好可愛的貓<3

Kamaro’an 住下來吧
官方網站

更多 2016 花蓮 港口部落 輪傘草小旅行文章,請見:
[花蓮] 豐濱 港口部落 輪傘草小旅行